观察|元宇宙:数字经济的全球新一轮产业布局和科技博弈

2021年是元宇宙元年,这一概念带来了全球性的影响,也引发了深入的讨论。“元宇宙”的概念给人感觉很远,但也很近,很虚幻,又很真实。从互联网到数字经济,元宇宙冲击是当前互联网流量世界性的天花板后的发展新探索,它打通了互联网、智能硬件、以及流量新的想象空间,也集合了互联网+硬件的发展未来,将作为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融合的载体。当下,元宇宙仍不是一个严谨的学术概念。笔者认为,当前元宇宙更多的是一种探索,在游戏、社交和娱乐领域短期可能更具备落地性,元宇宙可能会改变传统的游戏和娱乐模式。未来,元宇宙可能将推动个人逐步数字化,形成在数字世界的客观存在,从而形成个人的数字资产和数字身份。

从产业经济学角度看,它具有一个相对较长的产业链条,包括从基础性软件工具、系统平台、算法等软实力,到芯片、传感器、穿戴设备、算力等硬实力,也为5G以及下一代通信技术打开了市场。从这个角度看,我们要重视它,提前系统性谋划它的发展。从国家竞争看,元宇宙或将开启数字经济的新一轮产业布局和科技博弈,为中国布局新一轮信息变革提供了赛道。我们需要重新布局,关注底层技术、底层硬件,避免或减少如手机一样二次受制于人的发展困境。从这个意义看,我们更要发展它,战略性地规划和前瞻性地布局。

思想源头:1981年,美国数学家和计算机专家弗诺·文奇教授,在其出版的小说《真名实姓》中,创造性地构思了一个通过脑机接口进入并获得感官体验的虚拟世界。该书标志着元宇宙的思想源头的出现。

首次提出: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正式提出元宇宙(Metaverse)一词源,其描述了一个人们用虚拟形象在三维空间中与软件交互的世界。元宇宙(Metaverse)一词由Meta(超越)、Universe(宇宙)两部分组成,小说主角通过目镜设备看到元宇宙的景象,身处于电脑绘制的虚拟世界,数百万人在中央大街上穿行。对大多数人来说,无论是这本科幻小说,抑或是小说作者,都是陌生的。元宇宙概念自提出到2022年,至今整整三十年。实践发展:其实,元宇宙的概念长时间一直存在于文学与影视作品中,如在《黑客帝国》《头号玩家》《西部世界》等影视作品,以及《模拟人生》等游戏中都有所呈现。2003年,第一个现象级的虚拟世界《Second Life》诞生,这是历史上第一个现象级的虚拟世界,拥有世界编辑功能与发达的虚拟经济系统,用户可在其中进行社交、购物、建造、商业活动等。在没有Twitter时,CNN、BBC、路透社等将《Second Life》作为发布平台,IBM曾在游戏中购买过地产,建立自己的销售中心。2018年,电影《头号玩家》首次直观展示了“元宇宙”的实现形式:戴上VR头盔进入游戏中的虚拟世界绿洲(Oasis),这是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类似于现实世界,并且始终在线的虚拟世界。“绿洲”拥有一个完整运行的虚拟社会形态,包含各行各业的数字内容、数字产品等。“在这里唯一限制你的是自己的想象力”。2.现实中,始于“吹哨人”马克·扎克伯格的产业游戏,它正冲击着世界

2021年3月,第一家元宇宙概念股Roblox在纽交所上市,首日估值达到450亿美元。作为第一个将Metaverse写进招股说明书的公司,Roblox这种全新的叙事与独特的商业模式引发市场关注,股价持续创下新高。

2021年5月,英伟达CEO黄仁勋在自己的祖传厨房,通过直播的形式发布了Grace服务器。这个视频大部分都是虚拟合成的,但截至未宣布之前没有任何一家媒体和个人发出质疑。在SIGGRAPH 2021大会上,英伟达官方透露,发布会中的部分黄仁勋以及背景都是“假的”,发布会中黄仁勋的脸是通过几千张照片的细节整合,以及 3D 建模制作出来的。

2021年5月,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称,公司正在努力打造一个“企业版元宇宙”。

2021年10月,“元宇宙”游戏《堡垒之夜》制作公司美国Epic Games表示已筹集10亿美元资金,将用于开发“元宇宙”相关产品。

2021年10月,马克·扎克伯格将Facebook更名为Metaverse(元宇宙)的前缀“Meta”。至此,作为元宇宙的“吹哨人”惊醒全球,引发爆炸性关注和讨论。

2021年11月,虚拟世界平台Decentraland公司发布消息,巴巴多斯将在元宇宙设立全球首个大使馆,暂定2022年1月启用。

根据定义,元宇宙(Metaverse)是利用科技手段进行链接与创造的,与现实世界映射与交互的虚拟世界,具备新型社会体系的数字生活空间。元宇宙本质上是对现实世界的虚拟化、数字化过程,需要对内容生产、经济系统、用户体验以及实体世界内容等进行大量改造。但元宇宙的发展是循序渐进的,是在共享的基础设施、标准及协议的支撑下,由众多工具、平台不断融合、进化而最终成形。它基于扩展现实技术提供沉浸式体验,基于数字孪生技术生成现实世界的镜像,基于区块链技术搭建经济体系,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在经济系统、社交系统、身份系统上密切融合,并且允许每个用户进行内容生产和世界编辑。

Roblox首席执行官戴维· 巴舒基提出了“元宇宙”所需具备的八要素: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地、经济系统和文明。基于巴舒基的标准,“元宇宙”应是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虚拟世界,拥有完整运行的社会和经济系统,现实中的人能以数字化身形式进入虚拟时空中生活,并获得无限接近于真实的体验。用户可在“元宇宙”中进行娱乐、社交、消费、内容创作等。

当下,元宇宙仍不是一个严谨的学术概念。笔者认为,当前元宇宙更多的是一种探索,在游戏、社交和娱乐领域短期可能更具备落地性,元宇宙可能会改变传统的游戏和娱乐模式。未来,元宇宙可能将推动个人逐步数字化,形成在数字世界的一个存在,从而形成个人的数字资产和数字身份。正如西班牙技术、艺术和设计学院的扩展现实专家劳拉·拉亚说:“元宇宙指将是一个数字现实,我们将在其中重现日常生活中的许多社会动态。它的另一个特点是沉浸感。”

当然,当前关于元宇宙的争论很多,有人说是一种炒作、有人认为是一个概念、有人说只是投资的一个泡沫,用新概念收割一波韭菜。元宇宙这一概念面临着不少抨击,如割韭菜、搞泡沫、引发人类文明内卷、意义消解、乃至数字(帝国)殖民等。德国学者马库斯·加布里埃尔表示,“Meta是一个极其不人道和不道德的系统。它是一种毒品,一种意识形态,一个纯粹的宣传机器。笔者看来,正如世界著名的科技咨询公司高德纳(Gartner)曾经提出过的一个技术成熟度模型:在一种技术成熟之前,社会上往往会出现对于这种技术的过高期望,但这个时候,技术距离真正可以投入大规模的应用可能还需要很长的时间。这也正是当前,拥抱、否定、怀疑、好奇以及蹭热度炒作等各种态度、各种声音、各种投机充斥着元宇宙这一概念的原因之一。

从历史经验来看,科技具有影响产业秩序和规则的能力,科技发展越快,产业变革和演化的节奏也会越快。目前,元宇宙依赖于以下几种主要相关产业:芯片、网络通信、虚拟现实、游戏、AI、区块链。每一层产业结构背后都有相应技术和设施的支撑,因此也带动了一系列的商业公司和产业模式的崛起。

判断一个概念或者一种技术是概念还是一种产业,关键是看企业的投资布局和能否形成可持续的盈利。从巨头看,社交领域的企业更多地聚焦虚拟世界的场景进行布局,不论是游戏还是社交场景。工具型和系统型企业如微软等则聚焦为生产、零售企业提供面向虚拟世界的解决方案和工具。据IDC等机构统计,2020年全球虚拟显示市场规模约为900亿元人民币,其中VR市场 620 亿元,AR市场280亿元。

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在科技巨头持续加码和布局元宇宙的同时,科技大厂也在持续推动底层研发、业态创新和场景落地。财联社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12月30日,2021年已有超1.2万枚名称中含“元宇宙”的商标申请,相关商标申请人包括腾讯、网易、百度等大厂以及上汽集团、蜜雪冰城、双汇、海信、富士康等多个行业领域的知名企业。

从具体布局看,元宇宙概念的落地有三个基本发展方向。一个是切入生活和娱乐方式的变革,这一点,应该说元宇宙是可行的,是值得期待的。如脸书、腾讯、字节等在社交、娱乐领域的抢滩布局。尽管元宇宙第一股Roblox没有盈利,但他的营收确实在快速增长。根据Roblox发布额2021年三季度财报显示,三季度Roblox营收增长102%,平均日活跃用户(DAU)为4730万,同比增长31%,用户累计在线%,业绩远高于华尔街分析师预期。第二个方向就是基于新的变革提供新的软件平台、开放平台和工具,芯片等,如微软、英伟达的布局。英伟达开发了一个面向工业领域的平台Omniverso,宝马等公司用其来对现实世界进行高级模拟。Mate 2022年将会投入340亿美元,对“元宇宙”愿景的扩展进行投资,其中50亿至90亿美元用来投资人工智能。当前能够看得见的还是芯片的盈利,在元宇宙领域,包括亚马逊、微软、谷歌等互联网巨头的数据处理服务器都采用辉达和超微的芯片,如Mate已成为了超微旗下Epyc服务器芯片的新客户。第三个方向就是进入社会生产和城市治理领域,当前来说元宇宙还不构成改变原有规则和底层架构的技术基础和实力。

过往的数字技术的应用,更多的是在生产和生活中,架构一个数字化的渠道或桥梁,不管是传统互联网、移动互联网都是一种工具或媒介,改变的是链接关系和链接方式。元宇宙是一个全新复杂的数字生态系统,它将让人从现实世界脱离,构建一个数字虚构的世界,这种改革是人与社会的关系改变。从这个意义上讲,“元宇宙”是联通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的重要新兴产业,在现实世界中可以重构一个数字世界,或者说在数字世界复制一个物理世界,进而将重塑数字经济体系,重构人类生产生活方式。

科技巨头们布局元宇宙,更多的是希望通过技术推动产业的变革,在技术规则、商业规则和产业秩序的重构中重新找到企业的角色。元宇宙的兴起,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产业、商业对重塑规则的诉求——科技巨头寄希望于技术推动产业发生结构变迁和建立新的产业秩序与规则。虽然Fortnite或Roblox等全球热门游戏中包含“元宇宙”的元素,但要使其全面运行还需要很长的时。但我们可以看到,元宇宙已经成为巨头今后相互竞争的一个重要的新领域。

扎克伯格认为,我们希望在未来十年内,元宇宙将覆盖 10 亿人口,承载数千亿美元的数字商务,并为数百万创作者和开发者提供就业机会。元宇宙作为全新的经济形态,特别是对于平台经济的企业,给了一个重新布局,颠覆式创新的竞技场。对中国的平台经济企业,更是一个好的契机,改变过去从应用、商业模式创新,到技术、到硬件的迭代过程。当前,美国科技巨头已经从平台经济向硬科技公司在探索,谷歌、亚马逊、脸书等已经在不同程度、不同层面布局各类GPU、FPGA、ASIC和偏门的类脑芯片等。从脸书近几年投入了不少资金去研发AR、VR等先进技术,也研发出了虚拟现实耳机、增强现实眼镜和腕表等硬件产品。腾讯、阿里、字节等中国平台经济企业发展至今,具备了底层创新的基础,不管是基础的芯片、还是底层的系统、基础的平台,都是好的切入口。更是平台企业通过新的产业机会,真真切切地深入到硬科技的创新,当然这种硬科技不是说是狭义的硬件,而是能够具有基础性的技术、产品。别躺在别人架构的“科技温床”里赚中国市场的利润,改变买买买的传统习惯,否则永远处于全球第二、第三梯队。

“元宇宙”自提出以来,在信息科学、量子科学、数学科学等的全新技术推动下,不断叠加信息革命、互联网革命、人工智能革命、虚拟现实技术革命成果,为人类数字化转型提供了新路径。抢抓“元宇宙”产业发展机遇、前瞻性布局关键核心技术与重大应用场景,是努力占据未来竞争制高点一个重要方向。如韩国财政部在2022年预算中,计划斥资2000万美元开发元宇宙平台,韩国科学技术和信息通信部发起成立了“元宇宙联盟”,该联盟包括现代、SK集团、LG集团等200多家韩国本土企业和组织,计划在2025年前投入22亿美元支持超连接性及相关技术开发,并提出首尔将是第一个进入元宇宙的主要城市政府。2021年7月,日本经济产业省发布了《关于虚拟空间行业未来可能性与课题的调查报告》,归纳总结了日本虚拟空间行业亟须解决的问题,以期能在全球虚拟空间行业中占据主导地位。

当前元宇宙的构建还于萌芽阶段,现在这些技术尚不足以支撑元宇宙虚拟世界的最终形成,还远没有形成元宇宙生态,还需要各项前沿科技实现一个量级以上的突破。但从长远来讲,元宇宙可以被看做是互联网时代各行业的一次重要的科技汇聚与升级。作为未来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围绕元宇宙展开的各产业都具有相当大的发展前景与成长潜力。根据美国彭博社称,“元宇宙”的市场规模将在2024年达到8000亿美元,到2030年或将达到2.5万亿美元。

元宇宙产业可能还需要5年至10年以上的发展才能相对成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们不应该忽视一个新兴技术、新兴产业以及其后面跟随的系统、技术、标准以及科技巨头等的巨大潜力,在国家竞争中,需要重新谋划,提前系统性地布局和投资相关企业,改变过去在信息技术、互联网等领域长期跟随和受制于人的被动局面,特别是在元宇宙产业的基础领域,如工具、系统、芯片等。

一是,建立起元宇宙的基本技术体系与产业框架。从基础工具、系统平台、芯片等关键部件,到算法、算力等培育和建立自己的体系。在大量底层技术、部件、终端等布局之外,还需要对大量内容创作者、开发者、各类型的B端公司等从基础进行培育,从根上进行谋划,避免二次受制于人,要从源头确保产业链、供应链和技术的国家安全。

二是用市场打破底层资源瓶颈。“元宇宙”的发展需要更大规模的人才和用户资源支撑,先发企业的竞争态势决定了未来产业生态,我们要依托强大的市场培育自己的产业链条和企业主体。

三是建立自己的元宇宙数字规则。国家层面,组建行业联盟,建立起新的技术标准和规则。储备包括数字资产领域的相关法律法规、数字经济体系的建立、支撑元宇宙的劳动与规则体系,以及一套行之有效的治理政策等。

写在最后,元宇宙还是个发展的概念,也是个认识的过程。受限于认识的局限性,以上观点和表述可能存在偏颇,也存在不足。本文是从智库的角度看待元宇宙,目的是希望引起更深入的讨论和研究,更希望引起政府和产业界对元宇宙的重视。我相信研究“元宇宙”也是个长期过程。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58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