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为什么这么痴迷元宇宙?

上周美国媒体报道称,Facebook会在本周更改公司名字,成立一个新的控股公司并以元宇宙命名,以体现Facebook未来的元宇宙发展方向。与此同时,原先的Facebook将作为子公司存在,就像是

Facebook本周发布财报之后,扎克伯格又双叒叕宣告了他进军元宇宙的决心。按照他的规划,今年Facebook将分别列出核心的广告业务部门和AR/VR研发部门Facebook Reality Labs(FRL)的财务数据。这样做的目的,也和当初谷歌重组类似。

单独列出不同业务的财报,是为了向投资者清晰展示Facebook核心广告业务的营收盈利状况,以及未来前沿技术研发部门的投入情况;避免FRL的高额投入拖累了广告业务部门的盈利状况。当初谷歌重组为控股公司Alphabet,主要目的就是不想无人车、机器人、生命科学、光纤网络等众多需要高额投入,暂时又没有盈利前景的新兴业务拖累了谷歌和YouTube等日进斗金的现金牛业务财报。

扎克伯格要效仿谷歌,是因为他准备在元宇宙研发上不惜血本地投入重金。他在财报后电话会议上表示,单是今年FRL就可能会导致Facebook运营利润减少100亿美元。而且预计未来几年每年都会投入更多的资金。由于要加大人员和基础设备投资,明年Facebook的总支出将增长270亿美元,达到970亿美元;而网络基础设施和数据中心等资本支出将增长80%。他宣布要在欧洲招聘1万名工程师,进行元宇宙相关的研发。

扎克伯格此前就表态,Facebook要在五年之内转型成为一家元宇宙公司。就在上个月,扎克伯格雄心勃勃宣布要在未来两年投资5000万美元,与全球诸多合作伙伴的研究人员携手探索元宇宙的技术落地和生态建设,以包容和赋权的方式打造“有责任感”的元宇宙平台。

不得不承认,扎克伯格的商业嗅觉远超常人。他总能看到未来的商业格局和巨大回报,而不太在意眼前的投入是否合理。此前的数笔战略收购证明了扎克伯格的长远战略目光。

2012年Instagram刚以5亿美元的估值完成融资,扎克伯格就直接拍出10亿美元拿下了这个仅有10多名员工,连营收模式都没想明白的创业公司。现在Instagram估值已经超过了千亿美元,还给Facebook扫清了迄今最大的竞争对手,这或许是史上最为成功的收购案例。2014年他更是花了190亿美元买下了WhatsApp,再次让世人大跌眼镜。虽然WhatsApp到现在也没有特别明确的商业模式,但是Facebook吞下一个活跃用户10亿级别的IM应用,巩固了自己在社交领域的主导地位,后来的估值增长是数千亿美元级别,远远超过了这笔收购付出的代价。

现在扎克伯格要每年损失百亿美元来All In元宇宙,是因为相信这就是未来的方向,他要提前进行战略布局吗?

元宇宙显然是今年美国科技行业的最热词汇。这个词当然不是今年才出现,最早出现在1992年的科幻小说《Snow Crash》,小说讲述的就是人类未来生活在虚拟空间的故事。但元宇宙这词真正引发热议还是在过去半年,主要是因为一些瞠目结舌的加密货币交易以及科技巨头的高调投资,吸引了各界关注和热议。

谷歌搜索的趋势明确揭示了元宇宙今年的两波热度。4月中旬是第一波关注高峰,主要是因为一系列基于NFT的虚拟土地交易,投资者用真金白银换加密货币来购买不存在的虚拟世界土地。4月11日在Decentraland平台上,有人用57.2万美元收购了4.12万平方米的虚拟土地,创下了销售记录。(吐个槽,过去一年硅谷房价飙升了近四成,没想到虚拟空间的房价涨价更猛。在哪里都住不起。)

而7月份之后的第二波热度则是来自于扎克伯格。他在Facebook上一季度的财报电话会议上高调宣布Facebook要成为一家元宇宙公司,要用亲民价格的头戴显示器吸引更多的用户,丰富虚拟现实的内容与使用场景,打造一个拥有上亿级别用户的虚拟现实新平台。此后,扎克伯格就成为了元宇宙概念最大的推动力。而最近一波谷歌搜索趋势则完全来自于扎克伯格的Facebook转型宣言。

那么,到底什么才是元宇宙?或许2018年科幻电影《头号玩家》(Ready Player One)可以作为一个样板。就像是那个被称之为“绿洲”的虚拟世界,未来某一天我们也可以沉浸在这个互动式虚拟现实世界里 ,以一个虚拟化身进入数字世界,在里面生活交友、游戏逛街、互动冒险,就像是电影里面的场景人物一样身临其境。

这个升级版的虚拟世界就是扎克伯格所说的“元宇宙”。换句话说,这其实是一个融合了融合了AR/VR、5G、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前沿技术的大包装概念,是目前技术条件下,我们所能设想到的互联网终极形式。扎克伯格雄心勃勃地畅想,“未来民众每天都会置身于元宇宙之中,在里面购买虚拟服装玩具和诸多不同体验。我们的目标就是(打造这样一个平台),帮助合作伙伴成员触及十亿级别用户和千亿美元级别的虚拟商务”。

当然,在扎克伯格雄心勃勃宣布元宇宙蓝图的背后,也有其他考虑因素。科技行业从来不缺少新概念,这个领域就是需要一波又一波的新热度来带动持续关注和不断投资。几乎每隔一两年,科技巨头和创投行业都会推出一个又一个新的热词,介绍新奇的前沿技术,展示未来的生活愿景,投入巨资打造生态,推高股价与市值。

还记得前两年Facebook推出的Libra计划吗?扎克伯格雄心勃勃地要组建一个全球去中心化的加密支付体系吗?这个超主权货币项目的野心并不亚于现在的元宇宙,甚至可能实现“全球金融无国界“的梦想,也一度给Facebook的股价带来了明显提升。

但是,在各国监管部门的合力打压下,Facebook不得不在去年无限期搁置了Libra项目。在这样的情况下,“元宇宙”或许是扎克伯格在Libra愿景泡汤之后寻找到的下一个概念。

此外,Facebook又双叒叕面临着了内外交困的诸多丑闻与压力。他们也希望有新的行业投资积极新闻,转移外界对自己丑闻的注意力,向外界展示他们希望打造一个负责任平台的愿景。此前,Facebook前员工曝光了公司内部研究报告,显示这家社交网络巨头明知道自己平台和算法产品可能会给社会带来危害,引发社会动荡和矛盾冲突,却为了自己利益选择无视公众利益。

在财报会议上扎克伯格对这个问题基本选择了逃避态度,将责任推还给了社会。“这不是社交媒体的责任。Facebook不管怎么做,都不能解决这些问题,也不能平衡各种不同的价值观。”不过,美国国会和联邦司法部门已经宣布计划就此展开调查,未来一年扎克伯格还会遭受来自政界的施压。

同样不可回避的是,因为苹果iOS隐私新规定限制了Facebook跟踪用户信息推送定向广告的能力,Facebook的营收增长已经受到了影响,上一财季营收增长放缓。Facebook COO桑德伯格承认,公司低估了苹果隐私新规带来的影响,公司广告业务面临着进一步的不确定性。

显然,在现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扎克伯格和Facebook都需要大力推广元宇宙这个未来概念,就像是几年前的Libra计划一样。即便是将未来的控股公司改名为元宇宙公司,也是顺理成章。

不过,抛开扎克伯格和Facebook的实际考虑,元宇宙的真正落地前景又如何呢?现在热捧元宇宙概念的主要是两个群体,他们的关注点和需求点有所差别,投入的方向也有明显不同。

一波人关注的是虚拟世界的圈地和交易。他们热衷于通过NFT和加密货币买卖炒作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元宇宙虚拟资产。Decentraland和The Sandbox这样的NFT平台聚集了诸多链圈和币圈投资者,动则投入不菲的资金通过加密货币收购和交易虚拟世界的土地等资产,也带动了虚拟房价的持续飙升。

而另外一个群体则是以Facebook为代表的科技巨头和生态相关公司,他们关注的是如何提高AR/VR的技术水平,尽可能降低体验障碍,吸引更多的用户入场,打造和实现虚拟世界的内容建设,如何在里面工作生活娱乐互动。

除了Facebook这样的平台,游戏公司或许是另一个热衷于元宇宙进行提前布局的市场。Epic Games和Roblox这样的公司巨头已经在尝试在自己的视频游戏里面举办演唱会,游戏玩家可以通过自己的虚拟形象参加活动。这也可以被算是某种初级形态的元宇宙体验。与此类似的是,Facebook也在2019年收购了一家西班牙的云端视频游戏开发团队Play Giga。而微软在今年斥资75亿美元收购视频游戏公司ZeniMax Media。

Facebook今年推出了基于VR平台Oculus的远程会议应用Horizon Workrooms,这可以被视为扎克伯格在元宇宙初期的一个探索性应用场景,如何在虚拟世界里进行工作协同。但受限于Oculus Quest 2目前的硬件水平,试用者只能完成一个短时间的公司会议。要让用户长时间投入虚拟世界,还需要AR/VR硬件的飞跃性提升。

目前的AR/VR市场依然处于起步阶段,仅仅靠Facebook、索尼、HTC等几家公司是无法真正普及VR产品的。市场传言苹果或在未来两年发售自己的AR/VR设备,或许只有苹果这样的消费电子巨头入场之后,才能真正带动虚拟世界的软硬件生态繁荣,无论是苹果自己平台还是其他平台。市调公司Statista预期,明年全球AR/VR市场规模或将达到2092亿美元,而2023年AR/VR设备的全球出货量或将达到6860万部。

很明显,如果没有Facebook、谷歌、微软、苹果、英特尔、高通、英伟达等巨头投入研发带来的技术突破,没有AR/VR、5G网络、云计算、游戏等诸多生态软硬件的整体提升,那么元宇宙依然只是小众互联网重度用户口中津津乐道的未来,没有足够的用户基数就无法吸引更多的生态建设者。而那些NFT技术的虚拟资产跑马圈地也只会是自己圈子里的炒作。

如果说元宇宙是未来的风口,但这个风口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起风吹起来,则是一个未知数。科技行业讨论人工智能已经有半个世纪了,科幻电影描绘机器人也有几十年历史了。

实际上,科技行业每隔一两年就有新概念出现,但并不是每个新概念都能落地,也不是每个新愿景都能成为现实。不少新技术概念都需要十多年,甚至数十年的技术不断积累和持续突破,需要配套生态环境的逐渐完善。诸多环节,缺一不可。扎克伯格自己也承认,元宇宙领域的研发投入并不会立刻带来回报,或许要到未来十年才会看到新平台的体验。投行Jefferies分析师乌科维茨(Andrew Uerkwitz)认为,虽然他们也看好元宇宙前景,但完整的元宇宙版本可能要等待几十年时间。

在整体条件没有成熟之前,不少热炒的新愿景和概念都会因为过于超前,技术没有到位,而陷入无法落地的困境,相关的项目不得不被暂时取消或是搁置,创业公司不得不面临破产或出售的命运,就此陷入沉寂。AR领域有着太多这样的案例,谷歌眼镜在风光亮相发布几年之后,就被无限期搁置。

前几年爆火的佛罗里达创业公司Magic Leap一度凭借几个炫酷视频,让人以为虚拟和现实世界可以触手可及,但最后却爆出那只是加料电脑特效,与他们实际交付的产品体验有着明显的差距。由于产品缺乏落地场景,去年Magic Leap被迫宣布全球裁员1000人,并专注于企业用户市场,甚至考虑出售公司。而ODG、Meta、Daqri等几家曾经的AR之星创业公司早已经不知去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