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玩元宇宙先玩一把NFT

继沈腾在2022年虎年春晚中调侃元宇宙,将同名虚拟货币Dogeking带涨500倍之后。2月8日,有消息传出,冬奥会顶流“冰墩墩”特许生产商也在计划进军元宇宙。消息显示,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特许生产商元隆雅图计划进军元宇宙并推出数字礼品,而且正在申请注册元宇宙相关的多个商标。

“元宇宙肯定是未来。”数字收藏品玩家青殿表示。而门槛较低的NFT则成为了“元宇宙的敲门砖”。

NFT,全称为Non-Fungible Token,中文译作“非同质化代币”,在广阔的元宇宙空间里,它与区块链紧紧相连,基于区块链而产生。“从技术上来看,NFT是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契约的数字化凭证。”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区块链研究室主任李鸣曾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表示。

2021年开始,NFT不断创造热点。先是2021年3月11日,Beeple的NFT作品《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在佳士得拍出6934.625万美元的天价。

而最引人关注的,则是2022年1月18日,周杰伦与好友合伙创办的潮牌宣布发售NFT项目幻想熊,限量1万个,售价为0.26个以太坊,总价超过6200万元人民币,不到一小时全部售出。虽然后续周杰伦方澄清未获得收益,但仍旧引发关注。

NFT得到热炒,或许是相比于元宇宙的区块链、加密货币、VR/AR、AI等部分,NFT尤其是数字收藏品的门槛更低,普通消费者更易进入。资料显示,目前NFT的应用领域主要集中在收藏品、艺术品和游戏领域。来自Nonfungible 的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Q3,NFT在收藏品领域的应用占比达76%。

青殿刚入NFT半个多月,目前在国内的鲸探等几个平台买入了20多个数字收藏品,“NFT分国内和国外。国内主要就是鲸探、幻核、NFT中国和唯一艺术。国外就是OpenSea、Rarible。” 燃财经在一些数字收藏品群中也看到,玩家讨论比较多的就是鲸探、幻核,以及国外的OpenSea,而且玩国内的更多。

青殿解释,“OpenSea在国内不可用,而且要用加密货币支付,价格也不低,门槛很高。相对来说,国内的数字收藏品门槛低很多。”

燃财经在鲸探APP上看到,这些数字收藏品多与博物馆合作,为博物馆藏品的虚拟数字商品,购买后可供欣赏和APP内展示,价格多在19.9元、29.9元左右。若按照19.9元/个的价格计算,青殿20多个数字收藏品,花费仅四五百元,并不算多。

但要真正通过NFT赚钱,国外是更好的选择。“国外可以交易,国内目前不允许。”另一位玩家咣咣说道。

只是目前国内的NFT市场才刚刚起步。身处NFT漩涡中的人,也各有所求。比如青殿就表示,玩NFT是为了与未来接轨,“想做未来世界的第一批吃螃蟹的人,至少不能跟时代脱节”,还可以“放在未来元宇宙的家里”,而且“在元宇宙的世界里,这些数字收藏品就相当于实物。买下它们挂着可以满足现实世界里穷屌丝的虚荣心,因为我也有价值上亿元的文物藏品了。”

但对于“元宇宙”、“NFT”等等概念,仍旧是持怀疑态度的人居多。更不乏有人想凭借区块链赚上一笔。但青殿的炒作想法并不强烈,“别抱什么发财的希望,容易被割韭菜”,不过“以后元宇宙出来了,价格合适也不是不可以卖掉”。

虽然青殿对元宇宙抱有一定期待,认为“10年之后元宇宙就会到来”。不过在眼下,青殿还是坦言,“我当然知道NFT是炒作,但谁不是想着一杯奶茶钱买个未来。”

伴随着NFT的爆火,各路玩家纷纷涌入。青殿告诉燃财经,他是做房地产相关工作的,最近才开始了解NFT。伴随着币圈震荡,不乏有人从币圈转至NFT圈。有玩家表示,“现在币圈太难了,我在币安看到有NFT页面了,同时各大平台也在玩NFT,所以来学习学习。”

NFT究竟是什么,圈内人和圈外人有不同的看法。众多圈外人表示不解,“为何要花钱买一个虚拟的收藏品,有什么价值?”、“这东西火起来,不就是虚的、瞎炒”,还有人直言,“这是在洗钱吧?”

但在圈内人看来,这就是未来。比如青殿认为NFT是“与未来接轨”,将数字收藏品“放在元宇宙的家里”。另一位NFT玩意阿肯也说道,“我是打算囤几年等国内元宇宙技术OK了,在里面开个藏品店做副业的。”这也让NFT圈里有一句公认的段子,“一杯奶茶钱买一个未来”。

至于各路玩家入局NFT,也有自己的小算盘。对于青殿来说,无非是想先收藏,未来如果元宇宙真的来了,有机会也可以卖掉。

空空则是计划买入各类文物藏品,为女儿建一个虚拟博物馆,未来女儿可以按收藏品打卡,更有意义,“我喜欢关于文物的,比其他艺术家的更有意思。主要抢的也都是支付宝旗下的鲸探。”不过空空也直言,“说不定以后还增值,毕竟NFT是风口”。

燃财经注意到,多数国内NFT玩家“入门”不久。比如青殿,刚玩半个多月。另一位玩家也告诉燃财经,“1月23日刚开始玩。”同时在年龄方面,也以95后为主,比如ODin NFT平台创始人潘波就对外介绍,参与NFT交易的95后最多,其次是90-95年,接下来是80后,70后、00后极少。

这或许与数字收藏品在国内的发展有关。虽然在国外,早在2017年NFT就伴随区块链游戏Cryptokitties(加密猫)的上线和流行而受到关注。但国内NFT概念爆火,还得追溯到2021年,伴随着各种NFT产品卖出天价,以及各路明星染指NFT,NFT才在国内被广泛知晓, 2021年也被业内称为“NFT元年”。

尤其是2021年底,NFT更是走上快车道。“新莓daybreak”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数字收藏品玩家王恒观察,2021年七八月份,互联网平台的发行节奏都比较缓慢,数字藏品种类比较少。9月份之后,肉眼可见各家推进的速度加快,风格也明朗起来。

以鲸探为例,2021年10月份,鲸探平台仅有1万多人关注使用,2022年支付宝集五福活动期间,鲸探得到至少亿级曝光,用户呈百万级陡峭增长。

“12月叫粉丝粒的时候参与人数才60万,现在已经超过600万。” 阿肯说道。

随着NFT走上“风口”,疯狂涌入的不只是玩家,还有各路资本。“2021年开始,NFT相关创业项目就多了起来。”

数字收藏品领域创业者仝创说道。2021年,NFT领域还涌现了NFT中国、ODin NFT平台等。

大厂也看上这门生意,阿里、腾讯、京东等互联网公司纷纷布局。2021年5月,阿里拍卖推出NFT数字艺术专场,6月支付宝推出“蚂蚁链粉丝粒”,并联名敦煌美术研究所、国产动漫《刺客伍六七》推出4款NFT付款码皮肤。近期在支付宝集五福活动中,支付宝“五福店”也提供了数字收藏品的兑换。

2021年8月,腾讯发布NFT交易APP“幻核”,并推出NFT产品“限量版十三邀黑胶唱片NFT”。

此外,京东在2021年12月、基于京东APP小程序上线了NFT发行平台“灵稀”。甚至小红书也于2021年11月上线了数字艺术平台R-SPACE,并发行了数十款数字藏品。

除了各大平台,汽车、酒类、消费、银行等看起来毫无关系的行业公司也纷纷“蹭热度”。资料显示,继2021年11月百威发布1936个NFT收藏品之后,2022年1月28日有消息传出,百威启动新的NFT项目,将面向消费者发行12722枚NFT。欧尚汽车也联合幻核发布其首个元宇宙数字藏品。

资料显示,NFT产业链由基础设施层、项目创作层和衍生应用层构成。其中基础设施层为NFT的铸造、发行和交易提供区块链和存储技术支持;项目创作层即为发行平台;衍生应用层则是对铸造出的 NFT 项目的衍生应用。

“现在行业的方向是更多应用层面的创业者会进来,这其中有游戏的、文化的,还有一些做生活服务的。”仝创介绍。全天候科技的一篇文章中也写道,Nothing Research合伙人丁元分析,现在的NFT项目主要分为几大类,第一类是基础设施类,第二类是实物资产NFT化,第三类是原生数字资产。巨头入局旨在“占座”,参与的方式主要集中在第一和第二类。

但各路人马蜂拥而入,市场又尚在发展初期,难免鱼龙混杂,大小平台夹杂。除了鲸探、幻核、灵稀等互联网大公司推出的各大平台,也有大量以微信公众号、小程序为载体的小平台。仝创发给燃财经一张“首期国内数字收藏品交易平台排行榜2022年第01期”图片,并直言,“有些平台我都没听说过。”

来源/仝创提供图/“首期国内数字收藏品交易平台排行榜2022年第01期”部分榜单

燃财经看到,在排行榜上,除了鲸探、幻核、阿里拍卖、灵稀、R-数字收藏品等大厂背景NFT平台,还有One Art数字收藏品、七级宇宙等未被听说过的平台。同时,65个上榜平台中,还有14个仅以微信公众号为载体,有29个仅以公众号或微信小程序,或者公众号以及微信小程序为载体。

“看着市场火了,就迫不及待推出个公众号和小程序,着急割韭菜”、“还有很多团队就几个人,整个项目圈完钱就跑”,有用户直言。“最离奇的是现在有的工作室根本没有上链的也学人发布数字藏品,就是一张jpg。”

青殿提示,“现在市场很乱,这几个月这种(只有公众号或小程序)的平台我都看过十来个了,一开始割点韭菜,后来就破发。除了支付宝和腾讯,别的都不觉得有前途。”

对于个人玩家而言,收藏之外,NFT的造富神话最令人向往,不乏有人寄希望于此,想通过NFT赚一笔。赚钱的方式主要是低价买入,待未来高价卖出。

2021年6月23日,支付宝联合敦煌美术研究所推出敦煌飞天和九色鹿付款码皮肤NFT,兑换规则为10积分+9.9元。当天,就有用户在闲鱼出售敦煌飞天NFT,价格从几百元到上万元不等,最高标价70万元一个。

“现在鲸探、幻核这两个主要的平台都是禁止交易的。但鲸探满180天后可以转赠。”青殿介绍。如支付宝·敦煌NFT已经可以转让,燃财经在数字收藏品群中也看到有人在求购敦煌NFT,求购价达3500元、4000元。

主要活跃在国外市场、OpenSea平台的咣咣最近将他手头的NFT全出了,赚了1万多元,“玩的这段时间,投入8万元,总共赚了2万元。”但咣咣也提醒,“小赚有可能,想暴富的则大概率会踩坑。”

但在更广泛的空间里,NFT与炒作的关系密切。青殿也直言,现在币圈的炒作之风过甚,“一早就计划好了,发行方联系好人,在发行之后一起炒作起来,然后割完韭菜就跑。比如‘自拍哥’不就是上传了900多张自拍照,然后国外的主播一个个全去买,再安利粉丝接手。最后割韭菜跑路。”

咣咣说得更为透彻,“我们自己也可以炒。拉十一个人的团队,一个人创作,发行100个,剩下十个人去买,一个人也就买十个。别人看东西都买光了,肯定就会跟风买。到时候我们再加价转出去,这就赚钱了。”

在2022年1月28日的一场数字收藏品出售上,发行方准备了199个以19.9元的价格对外出售,以及1个拍卖。最后拍卖的数字收藏品拍到了1万多元。在交流群里,有玩家看着拍卖数据直言:“有人帮我们玩家将价值送上去,感觉不亏。”

NFT玩家都知道是在炒,但却仍旧前赴后继,并且玩得不亦乐乎。“因为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不会是最后接盘的,都觉得自己能发财。”而且在玩家看来,炒作不可怕,没有热度才是最致命的。青殿直言,“热度降了,再找接盘的几乎无望。”

“有位朋友最近花10万多元买了一个NFT,结果没人接盘,砸手里了。”咣咣说道。

而对于行业的参与者来说,NFT虽火,却不是一门好做的生意,“我是2020年底、2021年初开始创业,做NFT相关项目的。我们主要做影视、文化相关的数字收藏品,原本一切都规划好了,但2021年9月政策突变,到现在我们的项目还在调整。”仝创说道。

在仝创看来,现在的NFT更多算是文化产品的二次销售,属于文化电商,而不是真正的NFT项目,“NFT基于区块链,是去中心化的,应该自下而上,由大众创造作品,然后再面向大众。但现在国内的NFT,仍是中心化的,由互联网大厂去决定提供什么,会审核,而且不提供社区产品。”

行业讨论更多的,则是国内NFT和国外NFT的逻辑不同。比如在作品方面,国内更多是知名博物馆的作品。而在国外,则有众多社区作品。在金融方面,国外NFT可以自由交易,但国内并不允许。在链方面,国内NFT更多基于私链或者联盟链,而不是公链。

“公链指的就是开放式的区块链,联盟链指的是部分节点组成的针对特定方向的区块链,私链就是私有化的区块链。腾讯阿里的严格意义上来说是私链,但是他们也有一些合作方的合作节点,也可以算成联盟链,不过都属于他们自己控制的,说私链也可以。”仝创说道,“主要是因为公开的不可控,利益也分散。”

除了NFT本身的问题之后,NFT依赖的元宇宙的未来,大众也是更多疑问,而非期许。2021年,元宇宙概念火爆,2021年也被称为“元宇宙元年”。只是与NFT一样,大众对于元宇宙也更多地是觉得“虚”和“泡沫”。“太虚了。”投资人章强直言。

实际上,市场现在对NFT也并不买账。“NFT、元宇宙都有点扯。因为现在还缺乏实施的技术基础,更多的还是注重纯概念。”章强认为,而且炒作的氛围过于浓厚了,“就我们看到的,市场上NFT相关的创业项目也不算多,但是凝聚效应很明显。因为元宇宙、NFT的概念提出来后,有人觉得有利可图、跟进,从而把概念炒火了。”

“它的核心就是炒作和控制稀缺性。比如比特币,价格能推那么高,核心原因就是集中、稀缺,很多比特币都是集中在少数交易所和个人的手里。如果这些交易所或者个人放出来,对下游进行大量交易,很容易就会暴跌。在这种炒作的逻辑下,大家需要保证的就是有人接盘。因此也就更需要维持它的热度和稀缺性。”

无论元宇宙是否是切实的未来,现在的元宇宙以及围绕元宇宙的所有概念,都更像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正如青殿在最开始所说的,最可怕的,并不是炒作或质疑,而是热度没了。

《从集邮到NFT,一场文化消费的时代变迁》,来源:新莓daybreak。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