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大厂扑向元宇宙易欢欢:大厂红利已消失这是“救亡图存”

“人类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向外,通往星辰大海;一条向内,通往虚拟现实。”早在多年前,科幻作家刘慈欣已经在笔下的科幻作品中构想“元宇宙”世界。

今年,元宇宙概念走红,也点燃了资本市场。金融元宇宙、智能家电元宇宙、军工元宇宙等概念层出不穷。虚拟人、XR技术已经开始领跑元宇宙赛道发展,在A股市场掀起一波又一波涨停。

但对于普罗大众来说,被元宇宙震惊到的可能是歌手林俊杰宣布花了123000美元(约78万人民币)买下了虚拟土地。而进一步引爆讨论的是:一个叫做“Merge”的艺术作品,借助元宇宙中的基础设施技术——NFT(Non-fungible token)交易平台发售,48小时便录得人民币5.84亿元的交易,位列全球在世艺术家作品成交金额榜单第三。

应该如何理解作为投资标的的“元宇宙”?明星、名企投资“元宇宙”更看重什么?“元宇宙”的艺术品价值主要体现在哪里?其价值生成的机制如何?元宇宙是否存在泡沫?

近日,中译出版社出版了元宇宙丛书,系列包括《元宇宙》、《元宇宙通证》、《元宇宙大投资》。12月28日,时代财经就如何看待元宇宙的投资行为专访了《元宇宙大投资》的作者之一易欢欢。

易欢欢现任易股天下公司董事长、华建函数基金CEO,原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执行所长、前国金证券董事总经理,长期研究观察新兴产业的发展。

在易欢欢看来,林俊杰购买的虚拟地块更多是在尝试新鲜事物,尝试开发更多空间价值,使得自己的商铺更值钱,“如同现实生活中在一个商场里面买了个商铺,按照自己的意愿把商铺装修好,把物品搭建好,方便更多的人来访”。

针对元宇宙艺术品售出“天价”,易欢欢称,由于区块链技术的加持,改变了过去虚拟数字、数字艺术品容易被其他人复制、拷贝、粘贴以及可能被侵权的状况。

“区块链技术赋予元宇宙艺术品唯一性与稀缺性,买家成为独一无二的持有者,像过去珍藏的名画一样,进行二次、三次交易。”易欢欢说道。

同时,易欢欢指出,从2016年开始,整个互联网行业5年期间已经没有非常大的创新了,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在消失。目前各大互联网科技公司争相进入元宇宙赛道,大有“救亡图存”的意味。

即便马斯克吐槽元宇宙,但易欢欢认为,马斯克已经投入很大精力在元宇宙领域,其布局脑机互联的设备,已实现了除人以外的动物,对信息化设备的控制。

时代财经:怎么理解林俊杰在Decentraland平台上买下了三块虚拟土地的投资行为?

易欢欢:林俊杰购买的虚拟地块,78万人民币的金额对他来讲不是很多,他更多是在尝试新鲜事物。

在元宇宙的场景下,有很多可以设置的空间。林俊杰在空间里买一块土地,能按照自己的兴趣来进一步的搭建,这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他能在这里面开发更多的空间价值。空间价值取决于空间上面建筑物的好坏、设计的精妙程度、来访人数的多少,开发更多空间价值是他买这块地的最大核心。

易欢欢:我们可以把这个事情理解为,现实生活中林俊杰在一个商场里面买了个商铺,接下来他要把这个商铺装修做得更好,把物品搭建得更好,方便更多的人来访问。有了更多的访问量,他的商铺就更值钱。

时代财经:另外一件让大众瞩目的元宇宙事件是今年12月,艺术家Pak的项目 “Merge” 在NFT交易平台Nifty Gateway发售,交易48小时便斩获91,806,519美元,约合人民币5.84亿元。有人说“NFT不只是一幅画,可以是全民动的超级行为艺术”,买家们在享受什么?

易欢欢:这是更加新颖的艺术品形式。NFT是非同质化的图谱,元宇宙技术的一个分支。NFT对数字化艺术很重要的改变就是带来了唯一性。以前在虚拟世界里面,这样的虚拟数字、数字艺术品、虚拟资产是没有价值的,因为容易被拷贝,没有稀缺性。

现在通过区块链技术,这样的虚拟数字品变得唯一化,让很多人在艺术空间、数字空间里面的创作变得有价值。

通过NFT技术,这个作品独一无二,其他人复制、拷贝、粘贴可能涉及到侵权,可以被追溯。买家成为独一无二的持有者,在国外可以进一步的二次、三次交易。但需要提示一下,在国内进行二次、三次交易是不合规的,目前还处在监管盲区。

这样的艺术形式进一步地转换流通就会带动一个新市场的出现。一开始有一部分人先进来,再形成泡沫,慢慢平息,形成一个稳定的数字产品市场。

时代财经:这个泡沫的形成,是否与当下全球通货膨胀的背景有关?就像今年年初,比特币创新高,当时也是得益于人们对通胀的预期而不断走高?

大家都在不断寻找新的资产类别,所以通过NFT形成了新的数字艺术品资产,就有了很大的市场。

易股天下公司董事长、华建函数基金CEO、《元宇宙大投资》的作者之一易欢欢

时代财经:近日,特斯拉CEO马斯克对媒体谈到对元宇宙的看法,认为元宇宙或者Web3,基本上还只是一个“流行营销术语”。在他看来,元宇宙就是一种“割韭菜”的投资。他的直观理由是“大概没有什么人愿意整天把屏幕绑在脸上”。你对马斯克对元宇宙的理解作何评价?

易欢欢:马斯克通常讲话都是比较随意。事实上,马斯克之前也曾发表过与元宇宙相关的观点,他说“从长远来看,人类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生活在一个虚拟的网络中”。

我还留意到,马斯克在元宇宙领域也做了深入的布局。例如,马斯克布局脑机互联的设备,已经实现了除人以外的动物,对信息化设备的控制。据我所知,在得到FBI的认证之后,马斯克的脑机互联设备就可以在人身上试验与应用了。

易欢欢:当年智能手机出现的时候,有人可能觉得电脑已经够用了,为什么还需要手机?刚开始智能手机只是发挥通话的功能,但随着智能手机的迭代改变了整个移动互联网的生态,让手机变成一台移动的电脑。

现在我们在“元宇宙”的环境中,穿戴设备还比较重,但未来随着设备越来越轻便,越来越集成,这些设备一定会比手机离我们的心灵更近,会变成一个主设备。

我觉得下一代集群平台一定是MR这样的设备。过去是一台电脑,现在是手机,慢慢变成眼镜,一睁眼就戴在眼睛上。但不可否认,这样的设备在用户体验各方面交互要做得更加完善、更智能化。

时代财经:国内不少互联网科技公司也在进军元宇宙,如腾讯、阿里巴巴等,在UCG生态、社交系统方面布局元宇宙。近日,字节跳动以数十亿元人民币收购元宇宙巨头Pico(小鸟看看),怎么理解字节跳动的投资?

易欢欢:字节跳动收购小鸟看看,主要是因为其在全球范围内面临着与Facebook的竞争。

而Facebook面临着字节跳动的Tik Tok的竞争。Facebook急需在新的维度上做出创新,Facebook一旦在这个新维度上发力时,其竞争对手字节跳动肯定是要跟进的。

时代财经:所以字节跳动进军“元宇宙”是因为Facebook?那么,Facebook为什么进军元宇宙?

易欢欢:整个互联网行业从2016年开始,5年期间已经没有非常大的创新了。这期间,上一个较大的变化是抖音、区块链,同时移动互联网的红利也在消失,变成了传统行业。

当没有创新同时没有增长的时候,大家的竞争会非常残酷,一旦出现一个创新,所有的资本冲上去。

对于扎克伯格来讲,他需要做的是开辟一个非常重要的新领域。这时候,扎克伯格突然发现元宇宙这个“赛道”,迄今已经投了120亿美金。

马化腾思考之后发现这确实代表了一种新的技术形态,于是开始投入大量的精力投资布局。马化腾今年3月份在给全员工写的信上里面就提到,他认为移动互联网的最终形式就是“全真互联网”,而全面真实的互联网,也是元宇宙另外一个代言词。

时代财经:目前各大互联网科技公司对元宇宙这一新赛道的布局,是争相进入的态势吗?是否和之前区块链相似?

易欢欢:现在各家大互联网公司对于元宇宙的布局,跟当年区块链不一样,当年大公司其实对区块链并没有特别大的重视。

这一波元宇宙,可以看到像Facebook要All in;微软要打造全系列的元宇宙的产品;苹果要发布MR眼镜,作为重磅设备;国内的字节跳动花了接近上百亿来收购相关公司;腾讯马化腾提出“全真互联网”的概念。可见,元宇宙跟区块链当年的重视程度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时代财经:目前,全球的元宇宙的产业布局如何,主要是在欧美地区吗?产业的形态主要有哪些?

易欢欢:目前元宇宙的全球竞争格局中,美国是声音最大的,但实际上中国和美国几乎是同步。像美国在消费领域里面有Facebook,中国的字节跳动也在全力以赴,然后美国在产业方面是微软,中国华为通过自身的发展、布局也在全面瞄准这一方向。在生态上,美国有罗布勒斯,中国腾讯也在积极努力。

时代财经:今年以来,A股市场掀起了一浪接一浪与元宇宙有关的“涨停”,存在泡沫吗?

易欢欢:从2009年的云计算到2011年的大数据,到2013年的互联网金融以及后面的产业互联网,每一波浪潮的到来,都在资本市场上引发一波追捧。

第一个阶段是混沌期,这个阶段相对比较模糊,各种主体参与进来,现在元宇宙大概处于第一个阶段。

第二个阶段是分歧期,从混沌往分级进化的过程,有的人看到了未来,比如他理解了新时代的需求,看到了10年~20年的核心变化,他觉得元宇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事情。但是也有很多人可能连手机都不太用,对元宇宙不太理解,只看到了风险。

有的人看到这个技术地渗透率,看到使用这些技术的人群成为社会主流的时候,认为它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包容的技术,融合现实各种新形态,这时候我们就会从分歧进入到第三个阶段——加速期。像手机当的渗透率到了80%时,剩余20%就是怎么去关怀他们,怎么把20%的人群纳入到不要被信息封闭的地带。

当一个事情出来时,大家有分歧,可以进一步充分细致、全面完整地进行讨论。一旦大家形成共识就会马上进入加速期,这自然而然会带来泡沫、影响甚至是伤害。

对于每个投资人来,要保持冷静,适度参与,不断迭代、修正认识、持续跟踪观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