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皇马的“超VIP待遇” 向云南省省长致敬

批评别人是容易的,但很多事情并不像它看上去那样简单。至少在皇马这件事情上,云南省省长考虑的不是一时的臧否,也不是自己一任的得失

绿茵豪门皇家马德里的“东狩”,无意间引发了这场论战。这家拥有贝克汉姆、罗纳

尔多、齐达内、费戈、劳尔、卡洛斯等巨星的球队,被亚足联秘书长维拉潘形容为“吸血鬼”:“过去的20多年来,全世界的一流球队都访问过亚洲,但是我从未见到有一支球队像皇马队这样贪婪。”因为皇马每到亚洲一个城市,索要的出场费高达300万美元,是欧洲其他豪门球队的3倍,另外还要免费提供40个人的五星级饭店住宿以及其他琐碎开销,维拉潘向亚足联的45个成员发起倡议,联合抵制其漫天要价。

但皇马到中国“吸血”时却受到了超VIP礼遇。“7月25日抵达昆明,整座昆明城竟然比过节还要热闹百倍。‘接驾’之狂热,令皇马诸大腕‘惊’出望外”──报道说,10位高挑美丽的少女手捧花环一字站在舷梯下的红地毯旁迎候;上百名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青年翩翩起舞,鼓乐齐鸣;远处还有数不清的镜头以及发自肺腑的尖叫声……

这倒没什么,真正引起批评的是政府的“追星”。当晚,云南省省长徐荣凯等主要领导就热情会见了皇家马德里俱乐部成员,并表示,“今后无论是皇马俱乐部官员,还是教练、球员到云南,都将享受7天的全程免费接待”。之后,昆明市长章振国又于7月29日晚授予30名皇马球员荣誉市民称号。但《中国青年报》第二天的报道却直言不讳地指出:“一个严肃的仪式变成了一场闹剧”,比如“当主持人介绍领导名单时,罗纳尔多与麦克马纳曼每听到一名字就笑成一团,贝克汉姆也跟着起哄”,又比如“每当一个领导站起,罗纳尔多就‘噢,噢’的叫起来”。

更让批评者愤怒的是,云南省举行了人均600元标准的欢迎晚宴,但不承想皇马球员“食谱用餐须统一安排”,没有入席“享用中国美食”。

舆论因此一片大哗。《球报》常务副总编郝洪军在一篇名为《非要把小贝们的短裤当成飘扬的旗帜!》的文章中,联系到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7月21日刚发生的大姚地震,125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达到10个亿,政府公开呼吁援助,这边厢却大手大脚,玩着“倾城之恋”,他质问:“把这么多球员集体授予为荣誉市民,‘拍马’可谓登峰造极,这恐怕在世界上都会空前绝后。我们人文关怀和自尊跑到哪儿去了?”就连《人民日报》的人民网也在显著位置刊登“人民时评”《皇马是面镜子》,对有关部门提出批评。

从道德意义上讲,再刺耳的批评都不过分。尤其当一边是宾馆里铺张的盛宴,一边是帐篷中瑟缩的灾民时,由不得你不愤怒。但是且慢,又有网友说,云南省外的老百姓大部分对徐省长在大灾之时亲自接待球星的行为不满,而云南省省内的大部分老百姓却持支持态度。他的解释是:省外的老百姓考虑的更多的是“情为民所系”中的“情”,而省内老百姓还要更现实地考虑“利为民所谋”中的“利”。

我不知道这种观点对云南民众的观点总结得是否准确,但我相信,云南当地政府这样做肯定有他们的理由。《云南日报》在7月31日、8月1日连续两天发表署名为西凉的评论文章《酒好也怕巷子深》和《把皇马留下来》,认为云南省和昆明市政府可以说是此次皇马昆明行最大的“赢家”,昆明的名字紧紧和皇马联在了一起,成为国内媒体见报率和上镜率最高的地方,选择了最好的载体和最好的时机,比昆明市之前在中央电视台做的旅游形象广告效果都好很多。文章还展望道,皇马32位成员被授予昆明荣誉市民称号,一大批中外体育界人士和外国记者接受了昆明的“金钥匙”,可以利用这些“荣誉市民”的巨大影响力,在西班牙甚至欧洲争取到更多的旅游者来昆明、来云南,“若能和西班牙以及马德里建立长期的旅游商贸合作关系,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文章驳斥了“皇马来昆纯粹是商业行为,政府来掺和会影响形象”的说法,认为省市政府借此次皇马昆明行“抛头露面”,恰恰是“有远见卓识的明智之举”,因为云南和昆明要把旅游业建成支柱产业,就要不放弃任何机会宣传自己、推销自己。

我相信,作为云南省的官方报纸,《云南日报》的这一说法道出了当地政府的良苦用心。事实上,旅游业确实对云南的经济、社会发展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促进作用。徐荣凯刚刚到云南担任代省长的时候,就在《云南日报》发表文章指出,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云南旅游业主要经济指标的年均增长速度都在20%以上,远远高于其它经济产业的增长速度,旅游外汇收入占全省出口创汇收入的比重接近30%,旅游业的直接和间接从业人员达到147.5万,它还是贫困地区脱贫致富的重要途径之一,以丽江为例,主要景区所在地的农民年人均纯收入“九五”期间增加了2000多元,1/3的财政收入来自旅游业。

站在省长的角度,百忙之中为一群无理的球星接风,又要冒挨这么多人骂的风险,确实需要很大的勇气和责任感。我不相信他是为了在全国人民面前出风头,因为他肯定有更多名利双收的选择。从报道上看,在大姚地震中,徐荣凯是尽职的,在接待皇马中的一些铺张浪费也不是他造成的,要求他一直和灾民们同吃同住在一起也不适当。就像在“非典”肆虐的时候,总理隆重欢迎了法国外交部长,作为是需要“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一省之长,不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忍人之所不能忍”、在任期之内为地方百姓开启一个通往未来的路径,才是最重要的职责。

批评别人是容易的,但很多事情并不像它看上去那样简单。我们不了解万里之外的徐荣凯究竟执政如何,但云南的旅游业在国内最发达、资源利用和保护的也最好,却是不容忽视的事实。所以,我个人愿意向“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徐荣凯致敬,因为至少在这件事情上,他考虑的不是一时的臧否,也不是自己一任的得失。如果说政府需要在这一波批评中吸取教训的话,那就是政府的公共决策需要科学,更需要公众的参与。能做到这两点,至少会让更多的公众了解其中的权衡,更不至于出现那种招待职业球员大吃大喝的低级错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